新视角 商业财经 “V”形两端,硅料龙头“饮冰十年”

“V”形两端,硅料龙头“饮冰十年”

每经研究员 朱成祥  近日,一批光伏企业陆续披露了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天合光能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净利20.33亿元~24.85亿元,增长幅度为75.85%~114.92%;隆基绿能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106亿元~112亿元,同比增长40%~48%;通威股份更是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14亿元至218亿元,增长幅度为2.6倍至2.67倍。  不难看出,这是“拥硅为王”的时代。307元/千克,近期,硅料价格冲上十年新高。  国内硅料产量、市占率第一的通威股份业绩预告,也说明了硅料价格上涨给企业带来的正向影响。不过,从已披露的光伏下游企业业绩看,他们的日子并不像盛传的苦苦煎熬,倒更像是一荣俱荣。  光伏的时代大潮,又猛又急。谁又曾想到,两年前的硅料市场,硅料价格正处于十年低谷;如今风头正劲的硅料厂商,又曾遭遇怎样的困境。  此时此刻的硅料价格高企,或许正是彼时价格低谷期价格信号“结的果”。未来的硅料价格走势,仍将在新一轮供需博弈中走向新的均衡点。  时光:硅料厂商“十年饮冰”  将时间拨回到2020年2月,彼时,恐怕没人会想到硅料价格能站上每千克超过300元的高位。彼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光伏企业普遍受到严重影响,产业上游的多晶硅价格一路下滑。  wind数据显示,2019年12月,国内硅料价格报73元/千克。到了2020年4月,硅料价格已一路下滑至63元/千克,5月进一步下滑至58元/千克。  要知道,这还是在硅料价格已经连续下滑两年的背景下发生的。2018年1月,硅料价格站上阶段性高位,触及155元/千克,其后一路下滑。从155元/千克至73元/千克,硅料价格两年腰斩。  而若从2011年硅料价格从400元/千克高位一路下滑算起,硅料厂商可谓“十年饮冰”。  2011年7月开始下行以来,至2022年7月国产硅料价格走出一条V形线,11年过去,还未达到当时的价格水平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国梅 制图  2012年,欧美对中国光伏企业采取的“双反”政策,让中国光伏行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硅料价格一路下跌,让豪赌硅料的巨头们看不到未来。2019年,江苏康博、宁夏东梦、内蒙古盾安停产,洛阳中硅大幅减产。  “当多晶硅跌到4万元一吨的时候,多少企业亏得连底裤都没了,离场是必然的选择。”一位赛维中层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而对那些没有离场,坚守在硅料行业的企业来说,这既是危也是机,就看能不能扛过去。  据CPIA、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统计,2017年~2019年,中国多晶硅生产企业主要为江苏中能(保利协鑫旗下)、四川永祥(通威股份旗下)、新特能源(特变电工旗下)、新疆大全(大全能源旗下)、东方希望、亚洲硅业、内蒙古盾安、洛阳中硅等。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炙手可热的硅料上市公司如通威股份、特变电工、大全能源,一大共同点都是逆势扩张。  2017年,四川永祥、新特能源、新疆大全多晶硅产量分别为1.6万吨、2.9万吨和2万吨,与0.8万吨的内蒙古盾安、1.8万吨的洛阳中硅差距不大。到了2019年底,四川永祥多晶硅产能已增至8万吨,新特能源、新疆大全也分别增至7.1万吨和7万吨。而内蒙古盾安、洛阳中硅则渐渐淡出市场。  2020年4月、5月,国内硅料价格连续下滑。在那之前的2020年3月,通威股份股价单月下跌30.31%。没有价格支持、没有补贴,甚至在资本市场也承受重压。这充分说明,“拥硅为王”的时代,不是谁都能够轻易抓住的。耐不住价格谷底刺骨的寒冬,就不会收获产能、价格“双击”的丰收喜悦。  中国光伏行业历经20余年发展,几经起伏,有人退场,有人坚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国梅 制图  尽管价格低谷十分漫长,仍阻挡不了通威股份、大全能源等厂商的产能扩张热情。特别是通威股份,逆周期扩张势头之猛令人侧目。  2020年2月,通威股份推出巨量扩产计划,其发布的《高纯晶硅和太阳能电池业务2020-2023年发展规划》中提到,高纯晶硅业务累计产能目标为:2020年8万吨、2021年11.5-15万吨、2022年15-22万吨、2023年23-29万吨。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国内多晶硅产量仅为34.2万吨。2020年以来,通威股份在疫情之下抛出如此巨量产能,底气何来?  逆周期扩张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技术。在残酷的价格竞争之下,只有把成本控制到极限,才能保持足够的利润。否则,高成本的逆周期扩张,无异于自杀。“很多人认为我们抓住了一些机会。事实上,这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并在技术上攻克的结果。”针对逆势扩张,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曾表示。  产能:是价格的“定海神针”  一般而言,大部分企业会跟随市场价格而行动。价格上涨信号发出后,企业扩张产能,在新的供需条件下形成新的均衡点。但总有一些企业逆风而行,在价格下行期逆势扩张产能。  不过,并非所有“逆风飞扬”的企业都能收获产能扩张的好处,逆市场环境而行,很可能在逆风中被淘汰。这不仅是对企业运营管理、技术开发、市场营销等多方面的考验,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对未来市场发展情况的判断。  你若不是“老鹰”,选择逆风飞扬只会被折断翅膀。  硅料企业中最坚韧的,当属通威股份。2017年,通威股份旗下四川永祥多晶硅产量不足2万吨。对比彼时已是“庞然大物”的保利协鑫,通威股份的崛起之路并不容易。  2022年4月,通威股份表示,公司高纯晶硅产能已达18万吨。目前,通威股份在建项目产能合计17万吨,其中包头二期5万吨项目,预计2022年投产;乐山三期12万吨项目,预计2023年投产。届时,公司产能规模将达到35万吨。  表面看,通威股份等硅料厂商如今赚得盘满钵满,所谓“上游赚、中下游惨”。但从供需角度考虑,对光伏中下游厂商而言,正是诸如通威股份等硅料厂商的产能扩张,才是稳定硅料价格的“定海神针”。  站在2020年年中的时间点,谁曾想到2021年光伏行业会大爆发。到了2022年,国际方面,受俄乌冲突影响,欧洲光伏装机量需求剧增;国内方面,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9部门联合印发《“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明确能源消费结构转型力度更大,进程将更快,推动能源革命纵深发展。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测,2022年全年光伏发电新增装机有望实现85GW~100GW。下游旺盛的需求,是上游硅料价格走高的根本动力。  始于2021年的本轮硅料价格上涨,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双碳”战略、能源结构转型为行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到了2022年受国内外叠加因素影响,光伏行业发电新增装机规模不断扩大。下游旺盛的需求,是上游硅料价格走高的根本动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国梅 制图  实际上,通威股份在2020年2月规划产能,待至2021年底、2022年初,第一波产能已经开始释放。而如大全能源等,到2021年底才开始筹划定增、规划大规模产能。  2021年11月,通威股份通过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称,公司乐山二期高纯晶硅项目已于2021年11月2日投产;2022年1月,公司再次宣布,云南保山一期高纯晶硅项目已建成投产,目前产能处于爬坡阶段。公司目前投产项目中,权益产能接近15万吨。  或许是在通威股份产能释放的影响下,国内硅料价格一度回调。2021年11月,国内硅料价格为272元/千克,到了2021年12月,国内硅料价格降至235元/千克。  可谁曾想到,2022年开年,俄乌冲突影响下,欧洲光伏装机量需求剧增。新的市场增量促使硅料价格再度上升,直至超过300元/千克。  因此,从供需角度看,通威股份这一波产能释放,本可成为当下稳定硅料价格的“顶梁柱”。只是,欧洲市场需求的大增干扰了这一切。欧洲的需求,加剧了供需的不平衡。只有新的有效产能补足,价格的拐点方能再一次出现。  图片来源:每经资料图  另外,目前居高不下的硅料价格,与当前火爆的光伏市场也有关系,供需关系才是价格的决定因素。  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协会硅业分会专家委副主任吕锦标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光伏终端市场前景向好,大家都会去抢生意,首先想到的就是硅料,如果没有原材料,什么生意都做不好。  “因此才会出现大企业都长单锁量,目前市场上90%的量都是长单,因此市场上的散单是非常有限的,长期供不应求,把硅料的价格也就推上去了,最后又传导给了长单的价格上涨。”吕锦标认为,目前国内外光伏行业的市场都比较好,大家对产品价格的接受度比较高,并且整个供应链的价格都在上涨,物流和各种成本在加大,但是终端大家都能接受的话,整个市场还是会放大。  集邦咨询认为,2022年10月硅料订单大多已签定完毕,虽然硅料市场整体供应明显增加,但下游拿货积极,硅料仍处于无库存状态,价格依旧坚挺。当下,新疆、内蒙古疫情形势严峻,虽未影响企业正常生产,但硅料的运输时间延后,限制硅料的实际供应量;新玩家产能释放进度低于预期,此外,硅片价格维持高位,弱化硅料降价诉求。  “近日,有关部门约谈相关企业尝试干预硅料市场价格,预计月末洽谈11月硅料订单时,硅料价格或将有所调整,预计10月硅料价格仍将保持高位。”  趋势:垂直一体化  “碳达峰”“碳中和”背景+光伏平价上网,国内外需求蓬勃增长。与之伴随的是,行业新趋势逐渐清晰,一体化风潮再起,光伏龙头都在强化打通产业链。隆基绿能、天合光能、阿特斯、东方日升等下游组件厂商纷纷开始推动“垂直一体化”。曾经的光伏行业,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厂商“各据一方”,未来,专业化分工的态势或将一去不复返。  实际上,上下游联合并非新鲜事。在专业化分工时代,“通威-隆基”联盟无疑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从2017年开始,通威股份就与隆基绿能建立了合作。  通威股份是硅料、电池片龙头,隆基绿能是硅片、组件龙头,两家公司互补性极强。通威股份与隆基公司先后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相互持股旗下公司、签订优先采购产能协议等方式进行了日益加深的关系绑定。此后,两者纷纷在扩产的道路上携手前行,彼此成就。  不过,2022年5月20日,隆基绿能成立鄂尔多斯市隆基硅材料有限公司,此举或预示着隆基绿能“垂直一体化”力度加大。  过去十年,在龙头企业带动下,光伏行业持续降本增效,成本下行也带来需求向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国梅 制图  当下的市场是“拥硅为王”,未来的市场可能是“垂直一体化为王”。组件企业在进军硅料,硅料龙头通威股份也在进军组件。此举可以将通威股份旗下硅料、电池片业务打通,并通过组件业务,直接接触终端光伏电池客户。今年9月29日,通威股份在江苏盐城举行了高效光伏组件制造基地项目签约活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国梅 制图  从成本角度看,通威股份自产硅料,成本方面具有优势;从技术角度看,通威股份在N型电池片领域,TOPCon、HJT和IBC均有丰富的技术积累,无论未来哪种N型组件占据主流,通威股份都不会缺席。  基于行业本身发展的现实和趋势,有能力的玩家都已经下场,“黄金时代”已启航,下一个十年谁主沉浮?

广告位

新视角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newxen.com/1202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