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 新视角 中国拯救了450多万人的生命 英学者对比中西三年抗疫成绩单

中国拯救了450多万人的生命 英学者对比中西三年抗疫成绩单

中国调整防疫政策是在临近年末,而每年的大多数经济数据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炉,这使得我们有可能从医疗和经济两方面全面评估自疫情爆发三年以来中国的表现,以及对中国与西方的表现进行清晰的对比。

实证结论很明确:与西方国家相比,过去三年中国在疫情期间的医疗和经济表现近乎奇迹。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遭受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医疗和经济灾难——美国更是面临着100多年来最糟糕的情况。

首先谈最重要的问题——拯救人类生命。按照人口比例计算,如果三年来中国人均新冠死亡率与美国相同,那么中国相当于拯救了450多万中国人的生命。与欧盟相比,中国则相当于拯救了370万中国人的生命。

如果全球新冠人均死亡率与中国一样低,那么全球新冠死亡人数将从670万人降至2.9万人,美国死亡人数将仅为1200人,而不是110万人。新冠疫情期间,美国的糟糕表现导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在2019-2021年间下降两岁多,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则稳步上升至78.2岁,超过了美国的76.4岁。

就疫情期间的经济表现而言,众所周知,即便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依然是美国的三倍,欧盟的五倍多。事实上,2022年是面临着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滞胀危机的美国和欧盟经济史上最糟糕的年份之一。与此同时,美国政策产生的负面影响也很惊人,导致包括工薪阶层和资本家在内的所有群体收入和财富急剧减少。美国实际周薪下降4.4%,而美国股票和债券组成的投资组合年度回报遭遇自1932年以来最差表现——一些指标创下1871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事实上,这戳破了美国的“尽管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超过中国,但由于拒绝实施封锁,美国经济表现优异”的谎言。相反,在疫情期间,无论是在拯救生命、提供医疗保障方面,而且在经济增速方面,中国的表现均远优于西方。

中国抗疫,打的是人民战争。图为学生志愿者们

因此,中国在全球抗击新冠疫情期间所取得的医疗和经济成就,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因新冠疫情这样规模的全球灾难产生任何问题——这在客观上是不可能的。但正如我一再强调的,对于严肃的事情,夸大其词不可取,度一定要掌握好——不管乐观主义亦或悲观主义都非美德,唯有现实主义才是美德。

事实表明,即便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西方经济表现仍比中国糟糕得多。特别是,中国躲过了美国和欧盟遭受的严重滞胀危机。但是,即便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加快,吸取美国和欧盟的负面教训对于中国来说至关重要,以免重蹈两者覆辙。

因此,本文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在疫情期间的表现进行全面的比较,进而从中得出一些经验教训,为分析2023年及以后中国经济前景提供依据。

由于生命是最重要的问题,因此在论述经济问题之前,将先从这一方面进行比较。

中国政府为拯救生命争取了三年宝贵的时间

在对疫情期间的医疗表现进行有意义的国际比较时,我们应首先考虑到人口差异,因为中国人口数量远远超过西方重要中心——美国或欧盟。确切地说,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3倍,欧盟的3.2倍。与第三个较小的资本主义中心日本相比,中国人口是日本的11倍多。因此,在不考虑人口差异的情况下,进行简单的数字比较会具误导性——相关比较应以人均为基础,即应考虑到人口差异。

为避免下文的比较失真,文末的附录给出了精确的人均数据。但是,为便于大家对此有直观的认识,图1呈现的是按人口比例换算美国、欧盟、新西兰和中国新冠累计死亡病例,以使大家了解换算后的死亡数字对中国这样人口规模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截至本文截稿时,中国大陆累计死亡病例为5235例,即每百万人中有3.7例死亡。相比之下,美国累计死亡病例为接近110万例,每百万人中有3214.4例死亡。美国人均死亡率是中国的869倍。换言之,如果中国人均死亡率与美国相同,那么中国死亡病例将达到450多万例,而不是5235例。

欧盟累计死亡病例为近120万例,即每百万人中有2630.0例死亡。欧盟的人均死亡率是中国的711倍。换言之,如果中国人均死亡率与欧盟相同,那么中国死亡病例将达到370多万例。

图1还将新西兰纳入比较。这样做的原因是,尽管与中国相比,新西兰是一个小国,但它自有其重要性,因为它在2021年10月之前一直效仿中国执行清零政策。2021年10月初结束这项政策之前,新西兰的人均死亡率为5.59‰,是中国的两倍——按人口比例换算,相当于中国死亡病例略低于8000例。当然,这样的表现不及中国,但远优于美国和欧盟。

如图1所示,当新西兰取消清零政策时,其死亡人数开始上升,截至本文撰写时,每百万人中有435例死亡。这是中国的118倍——按人口比例换算,相当于中国死亡病例61.5万例。但就人均死亡率而言,新西兰仅为美国的14%——七分之一。简言之,与美国相比,新西兰的政策挽救了大量生命。

图1:按人口比例换算美国、欧盟、新西兰和中国新冠累计死亡病例

上述国家之间死亡率差异巨大的原因很明显。由于新冠疫情爆发时是一种新型疾病,所以没有显著的具体医疗手段来加以预防或大大改善疗效——没有疫苗,没有已知有效的药物,医院工作人员尚未研发出最有效的治疗方法等。唯一被证明有效的措施是非医疗措施——那就是中国实行的隔离和清零。

因此,那些没有立即实施封锁措施或者得过且过抗疫的国家如美国和欧盟的死亡人数达到灾难级别——两者的死亡病例都超过100万,按人口比例换算,相当于中国死亡病例约400万例。这相当于一场重大战争的死亡人数。相比之下,2021年10月前实行动态封锁的国家如中国或新西兰,则只损失了少量生命。因此,在疫苗、药物和更有效的治疗手段被研发和引入时期,封锁措施挽救了大量生命。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封锁、非医疗干预措施解除得越晚,医疗救治就越有效。例如,尽管新西兰在2021年10月解除封锁时开始出现大量死亡,但其死亡病例仍远低于美国和欧盟。因此,最后一个解除封锁的主要国家——中国,迄今为止是所有主要国家中死亡病例最少的。

与此同时,封锁所带来的时间也为降低病毒毒性争取了时间。提前预见这一点并非不可能。认为任何病毒进化的动力是消灭宿主,即人,是一种误解。像任何其他生物一样,病毒进化的最终的目的是尽可能地自我复制。因此,把自己变得极为致命、并且消灭宿主并不利于病毒。

例如,死亡率约为50%的埃博拉病毒没有在全球爆发的原因之一是它的致命性——迅速消灭宿主。与死亡率较低但极易传播的疾病相比,这实际上给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带来了困难——埃博拉病毒携带者很可能造成不了病毒的传播就离世了。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是它具有极强的传染性,但死亡率较低,从被查觉到消灭宿主需要很长时间。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可能会与人接触,从而传播病毒。

因此,一种传染性极强但不一定致命的病毒可能比一种极其迅速地消灭宿主的病毒更具传染性。这种进化优势创造了一些病毒会随着时间变得更温和的可能性——尽管这不是一个确定的事实。例如,在人类已知的历史长河中,天花病毒极其致命,最终只有通过发明疫苗才得以克服。同样,新冠病毒的德尔塔变种比原始菌株更严重,而奥密克戎的影响更温和。

一战后同新冠病毒类似的上一次大疫情——夺走5000多万人生命的致命“西班牙流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病毒致病力逐渐变得温和,当时还没有针对西班牙流感的有效疫苗,但由于大量人通过感染而变得免疫,以及病毒变得更温和的可能性,它在20世纪20年代初最终逐渐平息。从这个意义上说,奥密克戎作为一种病毒其发展方向是相对“可行”的——它是超传染性的,但不像以前的新冠肺炎病毒变种(如德尔塔)那样致命。

因此,这两个原因——改进治疗方法和病毒毒性降低需要时间——使得清零政策所争取的时间变得非常宝贵,因此,认为中国现在与西方处于同一位置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事实表明,那些没有实施严格封锁的国家遭受了数百万不必要的死亡。相反,中国通过清零政策,拯救了数百万中国人的生命。

从新冠累计死亡病例以及持续到现在的情况看,形势很清楚。美国现在日均新增死亡病例410例,按人口比例换算,这相当于中国的日均1792人,一年65万例;欧盟现在日均新增死亡病例530例,按人口比例换算,这相当于中国的日均1665例,一年60万例。

当然,这些死亡率比西方国家开始使用疫苗和药物进行医疗干预之前要小。2021年1月疫情高峰期间,美国日均新增死亡病例3380例,按人口比例换算,相当于中国的一年500多万例。但是,即便只相当于中国的一年65万例,也并非无关痛痒。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不仅放弃了封锁,还放弃了戴口罩等其他非医疗干预措施。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明智地坚持拒绝西方躺平政策的原因。

总的来说,很明显,美国的新冠死亡率对美国来说是灾难性的。根据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美国人均预期寿命从2019年的78.8岁降至2021年76.4岁——仅在两年内,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就下降2.4岁(见图2)。相反,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从2019年的77.3 岁升至2020年的77.9岁和2021年78.2岁。2019年疫情爆发前,美国人均预期寿命比中国高1.5岁。2021年,中国的预期寿命比美国高1.8岁。相信这样的数据比较,有助于解释疫情给美国带来的健康灾难。

图2:2019-2021年中国和美国预期寿命比较

美国制造了全球经济灾难,却要求中国“向我学习”?

让我们再将视角转入经济方面。众所周知,由于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是,在全球经济形势总体趋向负面的情况下,对于任何客观而全面的分析来说,进行国际比较很有必要。

如图3所示,中国经济增速仍远超西方。根据最新数据,从疫情爆发前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三年间,中国经济增长14.3%,美国为4.8%,欧盟为2.8%,而日本经济萎缩1.9%。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增速是美国的三倍,欧盟的五倍。与中国相比,西方的经济表现要糟糕得多。如下文所述,这一点在分析西方在疫情期间的经济政策所带来的第二个影响——通胀浪潮更为明显。

这些增长数据表明,美国所宣称的“由于没有实施隔离限制措施,西方国家的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更多,但经济表现优于中国”的说法纯属捏造。相反,在疫情期间,中国经济增速远快于美国和欧盟——尽管中国实行清零政策,美国和欧盟则没有。

图3: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2年第三季度中国和各国GDP增速比较

疫情期间,西方经济趋势的第二个特点是通胀飙升,这与它们的经济增长放缓相互影响。2022年,美国和欧盟面临着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滞胀危机——不仅面临通胀,还面临停滞。通胀率飙升至4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同期GDP增长减半。

为抑制通胀,美联储不仅积极加息,而且明确表示将在2023年进一步加息——唯一的问题是加多少。美国货币供应量实际上正在下降——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趋势。这种紧缩性货币政策直接与防止经济放缓所需采取的措施背道而驰。这种限制性货币政策的必要性在于试图抑制难以接受的高通胀,这使得美国无法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采取有效的刺激措施来阻止经济减速。

相反,如图4所示,在疫情期间,中国通胀率并没有上涨,反而仍低于疫情开始时的水平。可以看出,疫情爆发前,中国通胀率为3.0%,高于美国(1.7%)或欧盟(0.8%)。但是,根据最新数据,2022年11月,美国通胀率飙升至7.1%,欧盟通胀率则飙升至10.1%——两者通胀率均为40年来最高水平。日本通胀率(3.8%)远低于美国或欧盟,但仍明显高于中国。

但现在中国通胀率降至1.6%,这不仅意味着中国的总体通膨形势远好于西方,而且意味着尽管美国和欧盟将在2023年被迫采取紧缩政策,但没有受到通胀压力的中国仍有空间采取合理的刺激措施来促进经济增长。

图4: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增长比较

美国经济中极为消极的滞胀趋势,反过来导致2022年美国劳动和资本收入和财富急剧下降。截至2022年11月,美国实际周薪同比下降3.0%,较2020年11月下降1.4%——两年内下降4.4%。至于资本回报率,截至11月的最新月度数据显示,2022年美国股市和债券的总亏损是1932年以来最严重的,一些指标也创1871年以来历史新低。美国股市名义总损失18%,债券损失17%。美国政府债券遭遇1788年以来最严重的损失。2022年,在金融市场遭受如此巨大损失的影响下,不仅美国实际工资下降——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最重要的问题,而且美国最富有的人财富急剧下降——彭博社发现,2022年美国亿万富翁共损失1.4万亿美元。

因此,无论是从宏观经济角度、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还是从收入和财富角度衡量,2022年对美国来说都是灾难性的一年。但令人奇怪的是,中国一小部分边缘人士认为,应效仿美国应对疫情的经济政策。正如上文所述,美国的政策带来的是灾难。事实上,为避免中国犯类似的错误,以及进一步了解西方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研究西方应对疫情的经济政策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

当然,上述情况并不意味着新冠疫情没有给中国带来任何经济问题——笔者撰写本文的目的也并不是要试图描绘中国一片“祥和安逸”。鉴于极其消极的国际经济趋势,欧盟明年显然将陷入衰退,而美国至少将经历增长放缓或可能陷入衰退,中国则有望在2023年保持令人满意的增长率。但有必要保持公正客观,在疫情期间,无论是在经济增长还是在抑制通胀方面,中国经济表现都远优于西方。此外,由于中国面临的通膨形势与美国和欧盟不同,因此中国采取措施应对经济放缓的能力要大得多。因此,2023年,中国经济表现将继续远优于西方。

因此,将这些医疗和经济数据结合起来,就有可能绘制一份全面的成绩单,比较中国、美国和欧盟(即“西方”)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表现。很难想象会有更鲜明的对比:

西方遭受了二战以来最大的人类和经济灾难。美国和欧盟的绝对死亡人数均超过100万。但是,正如上文所述,与中国人口作比较,情况远比这更糟糕。按人口比例换算,如果中国的人口死亡率与美国和欧盟相同,那么美国的死亡人数相当于中国的470万,欧盟的死亡病例相当于中国的370万。美国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其历史上任何一次重大战争的死亡人数——相比之下,南北战争中被杀的美国人为65.5万人,二战中略多于40万人,一战中略多于20万人,越南战争中略低于6万人,朝鲜战争中则有3.7万人。在一战结束后的西班牙大流感中,67.5万美国人死亡。新冠疫情对美国的灾难性影响,导致美国预期寿命在2019-2021年两年期间下降两岁多。就经济而言,自疫情爆发三年来,美国经济增速仅为中国的三分之一,而欧盟的经济增速不到中国的五分之一。与此同时,美国和欧盟都遭遇了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通胀浪潮。相比之下,截至12月初,中国累计死亡病例仅略超过5200例。中国经济增速是美国的三倍,欧盟的五倍,而日本经济却在萎缩。与此同时,美国和欧盟通胀率飙升,中国通胀率则下降。

当然,这不意味着应对疫情中国没有问题。但与西方陷入崩溃相比,这些问题要小的多。因此,美国要求中国向自己学习,以及中国少数极端边缘势力将美国的话奉为圭臬,是完全荒谬的。美国在疫情期间的表现远不如中国,因为美国没有借鉴中国的成功经验,美国人民遭受了可怕的痛苦。因此,在经济方面,中国应从西方推行的政策中吸取教训,以避免这些政策带来的极端负面后果——这些政策在2022年给西方带来经济灾难。

新冠疫情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照妖镜”

最后,笔者的个人经验是,与西方相比,中国政府的政策对中国人民的保护力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普通中国人很难了解新冠疫情给美国和欧盟带来的灾难规模有多大。当笔者在接受一位中国媒体人采访时,虽然对方的立场是支持中国政府,并且希望强调西方相对失败的,然而采访者表示,“如果中国没有采取清零政策,将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我当时回答说,这种观点大大低估了形势,如果中国采取与西方一样的政策,那将导致数百万而非成千上万中国人死亡。

三年抗疫,中国医务工作者付出巨大

那些想对中国政策的从各个角度进行批评的人,同样极不了解新冠疫情给西方带来的灾难规模。例如,我在中国互联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称,“中国的政策是错误的,因为它只允许200万人(该文作者显然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比西方奉行的政策多活三年”。首先,这是极为荒谬的观点。即便这话属实,让人们多活三年也是一项伟大的成就——除非该文作者自愿提前三年去世!其次,如果中国采取与美国一样的政策,那么将会导致450万而非200万中国人死亡。

此外,在西方,新冠肺炎带来的痛苦并没有停止,而且远远超出了巨大的死亡人数所呈现的惨状。近8%的美国人口患有“长新冠”——根据官方定义,“长新冠”指的是感染新冠病毒3个月后仍有严重症状。这意味着美国有2500多万人口患有“长新冠”,按人口比例换算,这相当于中国的1亿1千万人。与美国相比,英国对长新冠的定义更为严格,即日常活动能力“非常有限”。英国有超过40万人正在遭受这种疾病的折磨。中国的人口是英国的20倍,按人口比例换算,这相当于中国有长新冠患者860万人。

举个身边的例子。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马丁·雅克的儿子拉维·雅克就患有长新冠。拉维·雅克曾经是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人,他就读于斯坦福大学,曾获得中国顶尖学府的奖学金—— 施瓦茨曼奖学金,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2020年初,他还前途似锦。而现在,如果他一天中能下床活动2个小时,这一天对他来说就非常美好了——剩下的时间里,他只能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看”电视,尽量不去思考。一年半以来,浑身乏力和一系列其他症状将他限制在父亲家方圆不到半公里的地方。

《卫报》总结了英国长新冠患者的情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1月份有210多万人在首次确诊或疑似感染新冠的四周后仍然有新冠症状,这约占了英国总人口的3.3%(相当于中国的4700万人)……尽管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但除了自然恢复外,目前还没有治愈的方法,找到治疗的方法需要时间,而只有一小部分长新冠患者得到了‘长新冠’诊所之类的康复支持。”

对于老年人和脆弱人群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的生活将变得更糟。由于年老体弱,他们无法安全外出。特别是,他们无法安全地前往无法佩戴口罩的地方,例如在餐馆吃饭。与此同时,许多西方政府拒绝鼓励戴口罩或者美国许多地区积极劝阻戴口罩的行为,使他们的生命受到更大的威胁。此外,新冠肺炎不是感染一次就能终生免疫,有很多人已反复感染新冠。

这就是新冠疫情对西方的现实影响。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数以千万计的人因患长新冠而遭受严重影响,数以亿计的老年人(以及其他弱势群体)处于危险之中。与此同时,美国为应对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而推出的的刺激政策非常糟糕——2022年,这些政策不仅令普通民众的经济状况恶化,而且甚至摧毁了最富有的美国人在疫情早期获得的财富。

新冠疫情期间的最初经济影响是美国大规模裁员和减薪的同时,最富有的美国人财富暴涨。正如疫情初期一项有关美国亿万富翁的研究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亿万富豪们的财富总额增加了2.1万亿美元,增幅达到70%——从2020年3月18日新冠疫情爆发时的不足3万亿美元飙升到2021年10月15日的逾5万亿美元。据美联储估计,745位亿万富翁目前拥有的5万亿美元财富,比美国收入垫底的50%家庭所拥有的3万亿美元财富多三分之二。与这些亿万富翁财富大幅增长相比,新冠疫情给劳动人民带来毁灭性影响:近8900万美国人失去工作,逾4490万人感染新冠,逾72.4万人死于新冠。”

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在疫情初期大幅增长的同时,普通美国人则遭遇死亡和降薪。正如《纽约时报》指出的:“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12月,普通工人周薪的购买力下降2.3%。”更糟糕的是,新冠病毒对最脆弱人群如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攻击性最强,这导致他们的新冠死亡率最高。简而言之,在西方,疫情初期一场针对普通老百姓的残酷屠杀和向社会巨富的财富大转移正在同时发生。

如上文所述,到2022年,美国经济政策引发滞胀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不仅导致美国普通民众生活水平下降,而且还令美国最富有的人遭受巨大损失。简而言之,从各个经济角度来看,美国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措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极大。

这是西方政府拒绝学习中国抗疫政策的结果。新冠疫情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照妖镜,其引发的医疗、经济灾难揭开了西方人权话术的画皮。

正如上文数据所示,西方的抗疫政策令人寒心;过去三年中国的疫情防控政策最大程度保护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身为中国人,应该对此感到幸运。因此,当笔者看到少数中国人认为中国应效仿西方抗疫政策,并因中国政府没如他们所愿而做出过激的抗议行为时,深感这是一场闹剧。他们支持的政策,实际上会杀死数百万自己的同胞。

所有这些也表明,试图充当中国的“教师爷”的西方政府及其大多数大众媒体,不仅还沉迷于“救世主”角色不能自拔,而且完全脱离现实。当然,令西方遭受这场灾难的不仅有大众媒体,还有号称严肃的西方主流媒体。他们不仅隐瞒政府在医疗和经济方面的糟糕表现,他们还阻止向中国学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

以严肃媒体自居的《经济学人》为例。它于12月3日发表了题为《中国抗疫失败》的文章,只字不提西方有数百万人死亡,中国政府拯救了数百人中国人生命。它也没有提到美国人均预期寿命下降两岁。显然,人命在《经济学人》眼里不值一提。它更没有提西方的经济政策导致西方面临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滞胀危机。而任何实证分析都表明,与西方遭受的灾难相比,过去三年中国的抗疫政策在医疗和经济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笔者在文章里特意将重点放到新冠疫情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而不是经济生活的影响,是因为笔者完全认同“以人为本”的理念。经济是服务于人的,而不是人为经济服务。尽管如此,还是值得以评估经济作为结尾,因为从长远来看,经济是改善人民生活的关键。

西方政府听任数百万人死亡的理由是认为这将导致经济增长——据说这是西方政府指责中国的抗疫政策会导致增长放缓的原因。事实上,正如上文所述,这是西方政府和大众媒体炮制的谎言。这种形势将在2023年继续下去。2023年,通胀高企意味着不得不实行紧缩货币政策的美国和欧盟经济增长将放缓。相比之下,较低的通胀率意味着中国制定合理措施以刺激经济的空间依旧存在。

2023年,中国经济表现将远远优于美国和欧盟。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中国要正确分析西方在对待疫情上引发的灾难,并从西方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附录:

为便于大家清楚地了解疫情数据的重要性,附录将呈现各种新冠疫情数据,比如每百万人死亡数,因为它有助于看清死亡数据对各国与中国的影响。比如,中国每百万人中有3.7例死亡,而美国每百万人中有3214.4例死亡,那么可以直观地看出这一死亡数字对中美两国的影响。如果中国的人口死亡率与美国相同,那么中国的死亡病例将达到450万。相信这个数字有助于大家看清数据的真正影响。但是,为了避免数据失真,下表将呈现每百万人死亡数等各方面的数据。任何希望检验本文数据是否正确的人,均可复制以下原始数据来源查询计算结果。(罗思义)

广告位

新视角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newxen.com/1417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