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 企业品牌 过节不回家?他们的春节这样度过

过节不回家?他们的春节这样度过

小年到了,春节前夕,到处充满了年味,高挂的灯笼、买年货的路人,都流露着即将过年的喜庆。 此时,一辆红色九米六重型货车驶过,车头上贴着红艳艳的“福”字,车上装满了沉甸甸的年货。但与路人不同的是,这辆货车的驾驶员,并不是在为自己准备年货,也并不准备回家过年,而是即将把货物运输到下一个地点。

车上的驾驶员名叫贾太强,是一位开了20多年货车的老司机,这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春节。20多个春节没有几次在家度过的他,并不是个例,还有无数个物流人,或三五年,或七八年,为了更多人的团圆,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20余年货车生涯,最后一个在路上的春节

1963年出生的贾太强,还有两个月即将迎来自己60周岁的生日。根据相关规定,驾驶人年满60周岁时,驾驶证会自动降为C1证,即不可以继续开大货车。这也意味着他将要和自己从事了20多年的货运生涯正式告别。

“退休了我也闲不下来,等我不能开大车了,我就换个小车,带上老伴,一边跑货一边旅游。她一直想去杭州西湖,我就带着她慢慢开过去。“提起不久后的退休时光,贾太强充满了期许。

贾太强是贵州遵义人,早在1978年,他给当地的人民公社开拖拉机,至此也顺利学会了开车这项技能。2003年,他听说开货车赚钱,借钱买了辆货车就开启了自己20多年的货运生涯。多年来,他跑过西藏,去过云南。早年间,云贵川一带的路并不好开,山多路陡,都是土路。

随着“路路通”等政策的实施,他见证着中国道路基础设施的逐步发展,土路没了,柏油马路建起来了;陡峭的山路少了,安全便捷的高速公路多了。伴随互联网的普及,运满满、货车帮等app也让货运变得简单智能许多。

近几年随着年纪增长,贾太强从跑长线改为倒短线。春节运输量大,货运平台上运单多运价高,他往往选择拉年货,赶不上家里的年夜饭。当然,今年的春节也不例外。

“家里人肯定会说啊,年年都不能吃个团圆饭。但是运年货嘛,多运点大家过年都开心。而且趁着运价高多跑个几单,小孙子的玩具也能多买几个。“这么多年来,贾太强已经习惯了货车上的生活,通过运满满找货,他拉过年货、拉过钢材、拉过绿通,他亲眼看到过小孩子拿到年货幸福的笑脸,也实地见证过自己拉的钢材变成了连通大山的大桥,他发自内心地为自己“货车司机”的身份骄傲。

过年不回家,是为了家人和更多人更好地过年。这最后一个不回家的春节,也许以后还会怀念吧。

90后夫妻春节双双不回家,只为保障高速交通

一个人的长时间驾驶难免孤独又枯燥,所以每当经过收费站,看到收费员热情的笑容,都是贾太强难得的慰藉和鼓励,有种漫漫长途并不是独自坚守的陪伴感。

拉着年货的贾太强从贵阳出发,进贵阳南收费站,上了贵惠高速。当时天才蒙蒙亮,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候在那里。无论是小年夜,还是除夕夜,高速上的工作人员也是不休息的。

彭仁燕便是贵阳南收费站的一名卡票数据员。她负责着收费站的卡票数据统计运营。靠近年关了,收费口的人手不够时,她也会帮忙,有时还要帮忙协调驾驶员和工作人员的矛盾、指挥交通等等。因为岗位的特殊性,她的工作常年是两班倒,而且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夜班时晚上要住在站里。

2022年9月,贵阳疫情突然爆发,贵惠高速对高速收费站进行封闭管理。彭仁燕作为党员毅然冲到了抗疫最前线。连续20多天,她在贵阳南收费站处理着站内事务,统筹安排各项防疫物资的发放。明明家就在距离收费站的不远处,却始终不能回去。两岁多的孩子天天缠着奶奶给她打视频,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下班回家”。自孩子出生以来,这是他们分别最长的一次。彭仁燕也忍不住心酸和不舍,更何况她的丈夫也在抗疫前线,孩子只能由奶奶照顾着。

彭仁燕的丈夫夏吉浪是贵惠高速的应急队队长。在疫情期间,负责每天道路巡查、救援、养护。贵州天气严寒,为了道路安全畅通,夏吉浪每到冬天都需要给道路抗凝冻,根据温度提前撒工业盐,防止道路结冰,过年期间更加需要值班,监测天气情况,随时可能夜晚出去抗凝冻。

“去年除夕,我晚上10点多开始和同事出去抗凝冻,直到大年初一凌晨四五点才回来。就这么在路上度过了除夕夜。”夏吉浪介绍着自己过年的日常,语气很淡然,“这四五年了都这样,习惯了。大过年的,别有人出事就行。“

对于夏吉浪的工作,彭仁燕也非常理解:“我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工作了,所以我很理解他。我们一两个人不能回家也没什么,让大家都能顺顺利利地回家过年才更重要。”

过年不回家,是为了让更多人平安顺利的回家。每条回家路的背后,都有这样的物流人为你守护着。

护桥工三年过年不回家,但帮助他人吃上了年夜饭

贾太强经常路过六盘水市,冬天时,这边的高速路面经常会出现积雪。拉货前一晚,正好下了大雪。贾太强不禁担心大雪会导致北盘江大桥封闭,这样他的货就得延迟送达了。北盘江大桥是世界第一高桥,也是串联贵州和云南的动脉,是这趟货的必经之路。

幸运的是,大桥的护桥工夜里早早地撒上了融雪剂,提前做好了大桥的安全检查及清理,贾太强的担忧并没有发生。贾太强说,以前去趟云南一个星期都可能到不了,如今有了六盘水高速和北盘江大桥,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他看到大桥的应急车道上护桥员还在进行安全检查,虽然素不相识,但心里却很感激。

世界第一高桥的背后,是无数护桥工在默默地维护。赵云华就是北盘江大桥护桥工的一员,他日常负责大桥情况检查、路面障碍物清理等工作。一旦出现下雪等极端天气,不仅要组织抗凝冻,还需要和云南方沟通交通管制等问题。

赵云华从事护桥工工作已经有三年多了,三年以来没有一次能回毕节老家过年。家里兄弟三个,年年都缺一个他,父母难免抱怨,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换工作。

“一方面是热爱,另一方面也对工作有自豪感,我们每清掉一个障碍物,修护了大桥潜在的问题,就会避免一次交通事故的发展,避免一次人员伤亡。我们做的工作都是对大家有利的好事。”赵云华鼻子冻得通红,谈到自己的工作却难掩自豪。

当赵云华在做大桥护养工作时,贾太强开着货车与他擦肩而过。赵云华不认识贾太强,但他了解货车司机。他的大哥就是一名货车司机,跟过车的赵云华非常了解货车司机的不容易:吃饭不定时,休息不安心。从事护桥工作后,他对货车司机有了另一方面的认知:很多人都以为大货车很危险,事实上,货车发生事故出现人员伤亡的概率是低于小车的。“因为货车需要长时间驾驶,他们都会认真系好安全带。但小车,尤其是后排乘客很容易忽视安全带的重要性。“赵云华强调安全带对驾驶安全的重要性。

去年除夕,赵云华在巡视大桥时发现一位因车辆故障被迫停在应急车道的驾驶人,他和同事一起帮助他解决了故障,并护送他下了大桥,最终,那位驾驶人赶上了年夜饭,事后还发消息给他表示感谢。赵云华的心情比自己吃上年夜饭还开心。

过年不回家,但可以让更多人顺利吃上年夜饭。那么就算不回家,也很值得。

车轮滚滚,贾太强的货车渐渐驶出了北盘江大桥,逐渐靠近这趟年货的目的地,这满满一车的年货也即将到达那些期待着过年的人们手中。万家灯火、万众团圆,少不了诸如贾太强、彭仁燕、夏吉浪、赵云华这些物流人“不回家“的选择。岁月静好的背后,感谢每一个坚守在岗位上不平凡的你们。

广告位

新视角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newxen.com/1429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