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 商业财经 中民投专项小组驻港,力促尚乘集团问题解决

中民投专项小组驻港,力促尚乘集团问题解决

近日,在香港中环干诺道中41号盈置大厦尚乘集团办公楼下,出现了投资人要求尚乘集团主席蔡志坚出面沟通的活动。官网信息显示,尚乘集团是一家综合企业集团,成立于2003年,是香港规模最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之一;核心业务涵盖资本市场解决方案、数字解决方案、媒体文化、教育、地产投资与管理。据公开信息,中国香港地区媒体《信报》、《明报》等均已在报纸上发布报道,此外亦有汇港资讯、中金在线国际版等多家媒体发布相关资讯:事件缘由尚乘集团蔡志坚与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投集团”、“中民投”)之间的问题。媒体“香港01”在文章中指出,“资料显示,蔡志坚于2016年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任职中民投集团总裁高级助理,并曾身兼中民投旗下中民国际香港CEO。”中民投此前遭遇流动性危机,又恰逢外部大环境变化时期,目前处于纾困重组阶段;面对问题,中民投方始终努力寻求沟通与共识,通过多种方式全力追回资产,积极履行对社会、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及团队伙伴们的责任。日前,经股东会、董事会授权,中民投专项工作小组再次奔赴香港,希望能与一直联系不上的尚乘集团主席蔡志坚取得沟通,以推动双方之间长期遗留的问题解决。这并非尚乘集团和蔡志坚首次在媒体发文中出现。过去几年间,《澎湃新闻》、《界面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曾报道,尚乘被青岛银行(002948.SZ、3866.HK)起诉索赔18.22亿人民币,该信息在企查查等平台也公开可见;被实名爆料在宝宝树(01767.HK)、复星旅文(01992.HK)及复星汉霖(02696.HK)上市中涉“结构单”,即可能存在利用资金循环手段虚假扩大IPO发行规模的情形,被指控涉嫌构成虚假上市。《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指出,蔡志坚曾因违反职业守则、关联交易未上报,在2022年1月被裁定非“担任持牌人的适当人选”以及禁业两年的处罚。据“香港01”报道,今年1月8日,中民投曾在《致蔡志坚先生的信》中明确了三项诉求,内容包括:“1、确认集团在领睿金控34.9%的股权,配合集团在领睿金控的董事变更。同时,明确中民投作为尚乘集团持股 24.79%的股东身份。2、归还在领睿资产包项目中挪用的 2.8 亿港元以及账户中剩余的 2000 万港元。3、归还集团在华夏二号专案中剩余的 7466 万美元投资款。” 图:香港媒体“香港01”官网报道在蔡志坚任中民投总裁高级助理期间,他推动了瓴睿资本与中民投在多个项目上的合作,运营和管理由中民投集团和瓴睿资本联合投资入股的尚乘集团,实际管理着中民投的主要海外资产。据公开资料及中民投专项工作小组方面提供,以上三项诉求主要与其任职期间主导的尚乘集团、华夏二号和领睿资产包等多个项目有关、有包括但不限于如下信息:尚乘集团项目中,中民投方向领睿金控共提供约10亿港元左右用于收购尚乘集团71.03%股权,其中约4.2亿港元为中民投对领睿金控的34.9%的投资款,并约定中民投可向领睿金控委派一名董事。收购完成后,瓴睿金控持有尚乘集团71.03%股份,成为其控股大股东,中民国际间接持有尚乘集团24.79%股份。尚乘集团在其2017年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对中民投的持股情况进行了披露。 图:来自尚乘集团2017年披露的招股书,公开信息可查但,在中民投对领睿金控委派的董事离职后,领睿方一直未配合完成董事变更工作。自2019年开始,尚乘集团控股的尚乘国际在美国上市期间的公开信息中以及上市期间,也不再披露中民投持有尚乘集团的股份,与此同时也未归还中民投的4.2亿投资本金。百度股市通显示,截至2024年3月,尚乘数科股价约在3.6美元/股上下浮动,尚乘国际股价约在1.7美元/股上下浮动,据其官网披露,集团旗下还有天星银行、L’Officiel等银行业及传媒业实体,可见尚乘集团价值;而中民投作为间接持股超过20%的股东方,并未享受到发展成果。在华夏二号项目中,2017年中民投参与认购某H股IPO发行,蔡志坚作为中民投集团总裁高级助理全程参与,并负责合规和交易架构;该项目在其负责下,中民投将3亿美元投资款转至尚乘资管的账户,并委托其管理。自2018年中民投要求终止项目尽快回款后,账户中的7466万美元却一直未归还。2020年中民投方面收到一《交易指令》,其内容称中民投曾要求使用该笔资金进行其他投资,经内部调查后认定该指令涉嫌伪造。之后,对方律师在与中民投沟通中,要求中民投后续和解等事宜须基于承认该指令由中民投方下达,双方并未就此问题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上述7466万美元仍未归还。在领睿资产包项目中,2015年中民投认购领睿方的2个固收产品,认购规模约50亿左右。该等资产包内的股票及现金处置均需由中民国际决策并下达指令、由瓴睿方实际操作。在2018年项目终止时,中民投发现多笔资金调拨缺乏相应的内部指令,且对资金去向和用途不明;这些均发生于蔡志坚任职中民投期间。其中,针对账户剩余资金(约2000万港元)中民投方表示在按照对方要求提供相关文件后,中民投至今仍未收到该笔资金;剩余约4亿港元的资金的用途,双方则存在争议。仅上文中提到三个项目(尚乘集团收购、华夏二号及领睿资产包)的投资本金,其确认需归还、双方仍存在分歧及尚未确认收益等金额就已达数十亿港元。如包括前述项目在内等若干笔问题资金均能收回,将很大程度上推进中民投的纾困进度。尚乘集团主席蔡志坚曾于2019年4月向中民投集团应急委员会的工作报告中表示:“但我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实事求是,积极配合,帮助集团应急委员会厘清问题和根源,惩前毖后,渡过难关。同时,作为中民投集团参股的尚乘集团,也会努力发展、创造业绩,为中民投集团的参股股权创造更高的价值。”此次中民投专项工作小组赴港,同样是希望蔡志坚方面可以尽快如此前沟通所言,能够主动与中民投董事局取得联系,双方尽快达成共识以妥善解决相关问题。
(来源:投资家)

广告位

新视角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newxen.com/2857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