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 商业财经 端午票房惨淡,电影投资麻烦不断

端午票房惨淡,电影投资麻烦不断

刚刚过去的端午档票房仅为3.83亿元,是十年来除受疫情影响的2022年之外的新低。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城市影院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邓永红上海国际电影论坛暨展览会上表示,从整体数据看,当前电影市场无论是观影人次观影频次,都是有所下降的。这也造成因电影投资带来的亏损和纠纷露出水面。知名影企艰难亏损连连随着A股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完毕,北京文化、博纳影业、华谊兄弟等一度稳坐电影行业头把交椅的民营电影公司却仍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北京文化预计亏损2.5亿元至2.9亿元。此外,博纳影业曾于2022年重回A股,但此后连年亏损,该公司2023年预计亏损3.6亿元至5.6亿元。2023年,博纳影业旗下影院票房收入仅10.47亿元(不含服务费),但该公司将亏损归咎于报告期内主投影片表现不及预期。华谊兄弟在2023年的亏损预计达到4.6-6.9亿元。与2022年同期的9.8亿元亏损相比有所收窄,但连年资金短缺之下华谊兄弟的亏损积重难返,而过去一年该公司主控项目的表现同样表现不佳。电影投资光环褪去纠纷不断 长期以来,电影的具体投资额、盈亏数字等,出品方和发行方都秘而不宣,但是随着近年来电影市场的萧条,越来越多电影投资事件出现在公众面前,例如早前果麦文化披露的投资电影亏损公告,让市场看到了行业的萧条,根据果麦文化公告显示,其投资1300万元购买了《四海》5%投资份额,截止到电影结束发行放映,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公司投资《四海》的亏损约为人民币700万元至人民币900万元,亏损主要原因则只有一句话:票房未达预期。这部由沈腾、刘昊然、刘浩存、尹正等演员主演的电影《四海》,总投资约2.6亿元,投资方股东更是包括升腾、吴京等一众演艺圈老炮,但是根据果麦文化亏损比例计算,该剧2.6亿元至少亏损一半。泥沙俱下 电影投资有人亏损有人被告近日,有着多年电影投资经验的章斯函(化名)告诉记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部电影成为了被告。据章斯函介绍,2018年12月经人介绍她通过一个专门投资电影的公司与25名投资人签订协议,转手售《悬崖》《一级指控》二部电影的相应投资收益权份额,募集资金金额共计225万余元,并将募集的部分款项用于这两部电影的投资。电影份额投资,确实是一种投资,这种模式其实自电影市场化运作便开始出现。出品方若没有足够多的资金,就需要从社会上筹集,并以片酬回报进行分红,此逻辑类似于股权投资。近年来,国产电影票房动辄过亿,甚至几十亿也不在话下,让无数人看到了美好的“钱景”,进而纷纷转战电影投资市场。转让双方签订合同,并注明相互承担的风险权责。但在影片上映前11个月,由于投资人突然举报,2022年9月,上海黄埔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将全案移送黄埔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黄浦检察院以新的罪名“集资诈骗罪”将该案起诉至黄浦区法院。章斯函对记者表示,当她看到起诉书时,她都懵了,电影投资尽然违了法?她认为检察院起诉书中有较多失实和错误部分,并正在尝试与负责本案的黄浦区检察官姜韬,希望能够反应相关情况。“找钱难”一直是电影行业的焦点。4月22日,在第14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举办的电影投融资论坛上,多位电影投资人表示,投资方并非没有钱,而是市场上缺乏可靠的电影项目以及帮助投资方看项目的专业中介机构。宁波文影基金总经理赵扬表示,他所在的影视投资基金在投资过程中最看重项目的确定性和资金安全性。由此,影视资本也面临一个现实问题:投资大制作项目相对可靠,但这些项目并不缺钱,投资方只能靠熟络的人脉获得相应投资份额;而找上门的项目往往具备不确定性。在当前影视行业下行的周期,赚钱不仅仅是影视投资唯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的影视投资纠纷案件,也开始得到大家的关注,在赵扬看来,设立一个影视投融资产业联盟的必要性在于,提升信息对称度,保障从业人员的专业度和信用,以及保证资金监管的有效性。
(来源:投资家)

广告位

新视角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newxen.com/3103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